Responsive image
友善建築 在地深耕 探索人與土地和諧共處的空間營造之道

Responsive image Responsive image
建築專題
Responsive image

幸福為目標,體貼作方法(曾旭正老師推薦文)
發佈日期:2019-09-30

幸福為目標,體貼作方法

◆  曾旭正(國立台南藝術大學建築藝術研究所教授)

甘銘源與妻子李綠枝帶領大藏聯合建築師事務所,從多年來的努力軌跡可以看出,他們的工作目標就是打造好環境來給人幸福,而其手段,簡要的說就是「體貼」兩個字。


幸福建築如何成為可能?

建築如何給人幸福?或者問:在建築中,人如何感到幸福?

感到安全是最基本的!有了安全感,提防的心才能放下,放心了,我們才能進入另一層的覺知狀態──舒適、安頓進而感到幸福。然而,有哪些條件促成舒適呢?溫度、濕度、空氣、形色、質感等等都是。我們對環境的感覺是綜合的,譬如涼爽,就同時涵攝了溫度與濕度的條件,甚至也需要風的提醒。涼爽是高溫高濕的南方島國非常重要的環境目標,但對於涼爽從何得來?如何具體地運用建築的手法創造出來,我們的建築師卻少有掌握,往往簡單地被空調設備取代了。

形色則是人們對建築有感的主要面向,也是設計師最習慣著力的。然而,設計師常忽略的是:用誰的眼光,從什麼樣的高度、角度來衡量環境的形色?在電腦發達之前,設計者要借用透視圖或者模型來與業主討論,其中,模型往往就不自覺地會從高樓往下看,得到的是飛鳥的經驗。有了電腦軟體的模擬工具後,按理説,我們可以更準確地找到人的高度來模擬未來真實的空間體驗,可惜的是,不論是動畫或定格的透視圖,所呈現的往往仍是飛行者的經驗。顯然這不是工具的問題,而是專業習慣所致。

建築如何提供人們身心安頓呢?除了妥當處理溫濕度提供怡人的空間條件外,建築量體、材質乃至空間的尺度能否讓人自在則是進一步的門檻,但這一部份往往不易做到。通常業主的決策可能造成量體過大或忽略空間的人性尺度,但建築師是否能準確掌握,在專業上作出建議也是關鍵。其次,安頓感來自環境形式發揮的象徵作用。當建築物的形式或空間經驗明顯地呼應衆人共享的集體記憶時,可以讓人感到熟悉、親切甚至引發光榮感,這將有助於人安頓身心於其中。最後,我們要強調,讓居住者參與(不論是企劃、設計或營造營造)是形塑安頓感的方便法門。

體貼作為方法

如同前面説的,好的環境具備一層層的特質:安全令人放心,清爽令人舒適,尺度合宜令人自在,而意義豐富則助人身心安頓。幸福呢?感覺諸事諸物都各安其位就是幸福,進而能對過往寬容視之,對未來抱持希望,當下則自覺身心安頓,幸福感自當油然生起。

設計者的確可以透過環境的營造來為幸福感盡一分力,其前提是要有一顆體貼的心。因為體貼,所以要敏感於環境的影響;因為體貼,所以要掌握人與環境的關係,了解如何令人放心、舒適、自在與安頓的可能方法。

大藏事務所表現出來的體䀡有多種層次。譬如為了要體貼更多人,所以他們投入公共建築,從城市到鄉村、從東到西、從南到北都可看到他們的作品。多元的建築類型則讓他們可以關照各種使用族群,火車站、學校、鄉下的文化生活館、展覽場、廢棄的倉庫、眷舍等等。每一件作品都可以看到他們對使用者如何活動的理解與重新安排。譬如幫助台鐵局大大小小的火車站整理其動綫,調整入口門面;全新設計的溪口鄉生活館,則適當地將圖書館、展覽館與學校串聯起來,共享動線與穿堂,形塑村民會聚的中心;為圖書館的長期經營考量,建築師特別運用誘導式太陽能的設計手法,讓熱氣自然排出,減少能源耗用也減輕營運負擔。

對構築的思考讓他們更貼近材料與工法,關注在地材料的取得與循環運用,這正是對環境的體貼。甘銘源多年來持續研究竹材的運用,摸索原料的加工方式,並發展接頭設計,實際應用在農業博覽會和華德福學校等幾個案例,證明了竹材運用的可行性。選用竹、木等自然材料,在新技術的協助下,開創出大跨度的空間經驗,同時也提供新的視覺形象,這運用在公共建築上往往有機會成為代表地方的標誌,譬如台東車站與池上車站就是典型的例子。

回到幸福

幸福或許有許多界定方式,也有不同的促成途徑,但根本的源頭是什麼?法王達賴喇嘛主張幸福的根本源頭乃是「利他」:「利他的思想乃是人世間利益與幸福的真正源頭」。「他」泛指自我之外的一切眾生包括其他人以及其他生命。進一步思考便可發現這是人類獨有的,「人之所以不同於其他生物在於人能夠在運用智能的同時保有對於同類仁愛、和睦、坦誠的品行。」

甘銘源夫婦都是佛教徒,利他乃是他們修行的宗旨,而建築也正是一個實現利他方便志業。期待他們善用這個專業,創造出更多助人幸福的作品,同時,也祝福他們活出一個事業自在的幸福人生!